国奥年度收官“脚软” 2024上演“火中取栗”

12月26日,脚软正在上海东方绿洲体育训练基地集训的国奥中国国奥队,将迎来与热身赛对手马来西亚国奥队第二回合的年度较量。这是收官上演备战明年4月巴黎奥运预选赛(U23亚洲杯赛)的中国国奥队2023年度的最后一场赛事,也是火中国奥队2023年度最后一期集训的收官之战。整个2023年度,取栗重任在肩的脚软国奥队总共组织多达8期集训。然而令不少球迷倍感无奈的国奥是,经历了全年总时长超过200天极限的年度集训,国奥队技战术打法乃至球员竞技状态却仍然停留在相对初级阶段——12月23日,收官上演在与马来西亚国奥队第一回合热身赛中,火中中国国奥队遭对方读秒绝杀0∶1告负。取栗这一糟糕结果,脚软无论如何无法与超长的国奥集训时间匹配。  这是年度中国国奥队首次输给马来西亚国奥队。尽管马来西亚国奥队已有数名归化球员压阵实力较以往有所提升,但中国国奥队组织有威胁进攻的偏低效率以及锋线球员门前挥霍机会的草率态度,都让球迷看得“如鲠在喉”。  事实上多数球迷已经不对国奥队晋级巴黎奥运会前景抱有太大希望: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徐根宝、戚务生、霍顿、沈祥福所率4支国奥队连续无缘奥运正赛,2008年国奥主场直通,但小组赛3战仅积1分颜面无光,此后布拉泽维奇、傅博、郝伟麾下国奥又是3届奥运预选赛先后止步资格赛和小组赛,而将于2024年4月在卡塔尔举行的巴黎奥运预选赛,中国国奥队与日本、韩国、阿联酋等各档实力最强球队同组,小组出线概率球迷心中有数,遑论晋级奥运正赛。  不过“死亡之组”“下下签”从来不是阻碍国奥队冲击奥运会的最大障碍,直接原因还在于球员、教练整体水平不济。球迷心痛的根本,在于这支已经竖旗3年半、经历1个完整奥运备战周期的球队,进步幅度远远低于预期。本期国奥队2021年便已完成组队(时为U20国家队),由成耀东执教,当年因疫情原因无法外出比赛,中国足协经商定令球队参加封闭赛会制中乙联赛以使球员得到更好实战机会——平心而论,中国足协对于这支国奥队保障力度不差——但由于20岁至23岁可堪一用的球员在各家俱乐部均需承担各项赛事重任,最终结果便是直至今年夏天海外拉练,这一届国奥队主力阵容才相对固定,而在资格赛中第96分钟绝杀印度为球队赢得出线权的功臣乃比江,直到今年8月才进队参加合练。  鉴于职业联赛与国字号球队集训相互之间完全不同的性质与任务,U系列球队不会再整编制进入联赛锻炼,而本届国奥队“01年龄段”球员缺乏比赛数量、实战经验欠缺的“病灶”,也非“临时抱佛脚”的“政策扶持”可以解决。本赛季联赛取消“U23球员政策”,客观效果便是当前国奥队征战中超球员少之又少,中甲、中乙联赛适龄球员倒是在联赛当中有稳定出场时间,不过比赛质量堪忧,如此储备不但无法与亚洲强队抗衡,与亚洲二流球队相比亦有差距——但无论国奥状况如何,U23球员技战术能力已然基本定型,本不该再享受与出场时间挂钩的优惠政策,这一年龄段球员正需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为球队带来活力、作出贡献,联赛当中“年龄优惠政策”倾向于U17至U19球员还有培养价值可言,为“拼奥运”而提拔U23球员绝非长久之计。  按照国奥队集训计划,12月26日热身赛结束球员便将返回各自俱乐部准备冬训事宜,这也是奥预赛来临之前国奥队一段难得的假期。到2024年1月国家队西征亚洲杯、亚足联大部分会员单位赛事处于休赛期,国奥队便将利用这段时间开展两期赛前集训。和技战术“升级”相比,国奥集训重点落实体能储备最为现实:奥预赛赛程显示,中国国奥队小组赛先后在4月16日、4月19日和4月22日对战日本、韩国、阿联酋队,充沛至对手“无从下手”的良好体能储备和可以维持整场的全神贯注,才是中国国奥队在这一次冲击奥运的征途上赢得球迷满意的“捷径”。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托尼·克罗斯